Banner
首页 > 新闻 > 内容
熔喷布每吨从42万降至3万,后疫情时代口罩价格下跌超3成
- 2020-06-10-

“风口下面,往往是悬崖。”上海一家口罩机厂商感叹道,他的业务因近期价格暴跌陷入停滞。

随着国内疫情逐步得到控制,国内口罩产能也出现了供大于求的局面。卖方市场变为买方市场,被称为“生命之盾”的口罩不再“一罩难求”,价格也大幅下降,有商家为去库存“赔本赚吆喝”。除口罩机外,口罩的主要材料之一熔喷布价格也下滑明显。

部分口罩价格下滑34% ,商家急出货,赔本赚吆喝

6月7日中午,河北邯郸一家口罩厂商的总经理张娜没有午休:正在为口罩库存发愁。几天前,她的一位老客户要求以口罩当下市场价格拿货,这令她很为难。

“虽然预付款交了、合同也签了,但考虑到品牌效应,也想赶紧出货,还是同意了。”张娜说,“风口过去了,谁也赔不起。”

张娜知道,从五月份开始,口罩的价格不断下探。

记者在某电商平台注意到,有商家打出“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50只到手价59元”的广告标语。折合下来,每只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1.18元。张娜印象里,口罩价格在4月中旬仍居高不下,KN95更是“一罩难求”。

一位业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直言,以每只1.18元这个价格卖口罩,商家基本上是在“赔本赚吆喝”,赚不到多少钱。

电商平台的老板刘宁证实了上述业内人士的说法。他告诉新京报记者,从5月开始,口罩的价格一直下探至今,由卖方市场变为买方市场。“现在这个阶段,想回本,就得抓紧出货。”刘宁说。

口罩曾是一个巨大的风口。

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社会对口罩的需求暴增。企查查数据显示,今年2-4月,口罩和熔喷布相关企业,平均每月注册数量分别约为2万家和2千家。值得注意的是3月口罩相关企业注册量,环比2月上涨388.2%。熔喷布是口罩的重要原材料之一。

但随着国内疫情形势稳定下来,一“罩” 难求的形势不再。今年5月,口罩和熔喷布相关企业注册量分别约为1.2万家和2千家。环比今年4月分别下跌了66.16%和55.5%。

“以医用外科口罩为例,我当时卖到了每只1.8元,有的厂商则卖到两块多。”张娜说,“这仅是卖给批发商的价格。”即便是以张娜提供的当时的“批发价”来计算,口罩还是下跌了约34%。

令张娜庆幸的是,张娜具有进出口相关资质,且口罩的重要原材料之一熔喷布也在她的生产范围内。风险被分摊后,张娜并未“伤及元气”。

“金山”要变“废铁”?口罩机打折也难卖

相比张娜,口罩机生产商李斯就没有这么幸运。

李斯在上海经营一家机械制造厂,他最早是从朋友圈嗅到了口罩机的商机,只是他入场有些晚。4月初,李斯偶然发现,他的一位同行在朋友圈中发了几张口罩机的照片。因行业接近,李斯觉得这是一个机会,狠了狠心投入一百万购买零件开始生产口罩机。

随后订单纷至沓来!据李斯介绍,最高峰的时候一天卖了7台口罩机。“那段时间简直太疯狂了,不管你是做什么,‘口罩’俩字就是金山,只要沾上就能赚钱。”李斯说。

口罩机的商业模式和李斯熟悉的一般机械制造并不相同。“以我们以前的业务为例,一般都是客户支付定金后,才开始购买零件生产机械。买口罩机的客户都是要现货,在那个时间段,耽误久了等同让客户亏钱。”

但好景不长,这种疯狂的日子存续了十余天。据李斯透露,从5月至今,他订单罕见,两台口罩机积压在了手中。“只能折价看看有人要吗,能出手就行,再晚些真的成了一堆废铁。”李斯长叹了一口气说。

熔喷布90级现货已从4月高点42.5万元/吨降至3万元/吨

口罩的重要原材料之一熔喷布也受到波及。一位熔喷布生产商告诉新京报记者,熔喷布用料有25g和50g之分,过滤效率有92%、95%和99%等几个档位,就是平时所说的90级、95级和99级,分别代表可以过滤90%、95%和99%的非油性颗粒物,每个级别的价格并不相同。

比起口罩来,熔喷布价格变化幅度更为巨大。“总体来看,熔喷布价格从疫情之前不到2万元每吨,至2月底,上涨至 20 多万每吨。最高的时候52万每吨,涨幅20余倍。”该熔喷布生产商告诉记者说,“5月中下旬以来,熔喷布价格正在不断下滑。”

据公开资料,熔喷布90级现货已从4月高点的42.5万元/吨降至目前的3万元/吨左右。据公开资料,6月6日熔喷布价格为90级现货报3万元/吨。95级现货报12万元/吨,99级现货报22万元/吨。

退潮了!商家嗅觉最灵敏。工商信息显示,截至今年6月5日,企业经营范围含关键词“熔喷布”的吊销注销企业数量45家。企业经营范围含关键词“口罩”的吊销注销企业数量超1万余家。